人脸识别技术的“矛”与“盾”

2016-04-18 admin1

  去年8月,交通银行上海浦东分行营业部上岗了一名新大堂经理“娇娇”,她身着白衣、系着交行的职业丝巾,“脸”上表情丰富,还会调侃客户——“我要存10万元钱。”“10万元的话,建议您取号到柜台办理,因为钱太多了,土豪!”

 

  人脸识别技术的“矛”与“盾”

 

  这个集咨询引导、业务介绍、卖萌搞笑能力一身的大堂经理其实是个智能机器人,那双望向客户的“大眼睛”可以识别出老客户、VIP客户,还能通过“人脸识别 身份证”的方式1秒查询账户余额,为客户办理转账业务,准确率可以达到99%上。

 

  从柜面到村头

 

  实际上,人脸识别在银行应用最多的是人脸联网核查,主要加载在银行柜面、自助终端、移动终端设备之上。

 

  早在2013年12月,中国银行引入“银行联网核查人脸识别解决方案”,将人脸识别技术与医疗自助发卡终端融合。通过身份证照片与用户现场照片的比对,自动完成人脸验证、确认客户身份,取代或部分取代人工授权。

 

  如今,在民生银行各家分支银行的柜台窗口都配有一个高清摄像头,人脸识别系统通过它采集人脸信息,再将头像与公安联网的身份证信息比对,自动判断人证是否合一。

 

  银行的高接受度可以说是来自日常业务中遇到的痛点。在传统的银行柜面业务办理中,遇到风险性业务,工作人员需人工进行照片比对,核对系统内三个以上私密问题,可能会存在人工比对误差,而核对私密问题也会引起客户反感。在应用人脸识别技术后,辅助办理开户及风险业务评估时,工作人员可根据外置摄像头自动采集、检测和跟踪客户脸部精准的生物特征、甄别客户的身份信息,并与公安系统内预留照片进行比对,核算出相似度,柜员根据相似度,决定是否直接通过或人工复核,整个过程可在1秒内完成。

 

  据统计,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可提高银行柜台人员30%的工作效率,缩短客户40%的平均等待时间,在提升服务水平和用户体验的前提下,可有效降低运营成本。

 

  除了辅助柜面业务的身份核查,人脸识别技术也拓宽了银行自助设备的业务范围,MIT设备支持开卡、激活、网银手机银行签约等个人业务。客户开立个人银行卡,仅需要两分钟的时间,设备会自动利用人脸识别系统、采集指纹系统,快速联网核查并办理业务,同时也可应用于客户经理外出发卡。

 

  不仅如此,银行工作人员还可通过人脸识别实现一对多服务,原本只能服务一个客户的工作人员,在一对多服务台可以同时服务6~8人。

 

  现在交通银行、民生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建设银行等20多家银行都已经有了人脸识别的相关应用;有些农商行也将这个技术用在征信方面,比如把自助设备设置到村里去,为农村信贷服务,农民买手机、买化肥等产品时,可以用人脸识别或者虹膜识别来解决转账、获取二代身份证核查等问题。这其中功不可没的是第四代人脸识别算法,该算法历时8年研发,在FRGC国际人脸识别挑战赛位居前列。

 

  如果把银行的客户都加起来,差不多储备了1个亿的人脸数据。不同于其他公司和实验室的是,他们的数据来自于银行的实际应用场景,分析优化后还会进入到其他银行的场景中继续迭代学习,无疑增加了认假率和拒真率的精度。离“万能”还有一道坎周军坦承,部分金融应用场景,尤其是移动支付、远程开户等安全级别要求高的情况,对于人脸识别技术的需求远远高于其本身能够到达的深度和高度,人脸识别并未达到万能的程度。

 

  这其中有一道坎需要跨过——人脸极易用照片、视频等方式进行复制,因此对合法用户人脸的假冒是人脸识别与认证系统安全的重要威胁。

 

  为防止恶意者伪造和窃取他人的生物特征用于身份认证,生物识别系统需具有活体检测功能,即判断提交的生物特征是否来自有生命的个体。一般活体检测技术利用的是人们的生理特征,例如活体指纹检测可以基于手指的温度、排汗、导电性能等信息,活体人脸检测可以基于头部的移动、呼吸、红眼效应等信息,活体虹膜检测可以基于虹膜振颤特性、睫毛和眼皮的运动信息、瞳孔对可见光源强度的收缩扩张反应特性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