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不消逝的光波

2013-12-16 admin1 119

  他是中国光学事业的开拓者和带头人,以毕生之力开创出中国白光光学事业发展的新天地;

  他是高瞻远瞩的科学家,为科教事业和国家发展殚精竭虑、指引方向;

  因为对科学事业的献身,他成为中国光学界继王大珩之后的又一位标志性人物。

  著名光学科学家、南开大学原校长母国光院士,这位受人尊敬和爱戴的科学巨匠在2012年4月离开了他挚爱的事业,给世界留下了永恒的光华。

  开辟光学事业新天地

  光学对母国光有着磁石般的吸引力,在近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,他从未停止过追随光的脚步。

  60年代初,母国光作为“光谱析钢仪”的设计者,完成了该产品的研发和制造,有效填补了我国在该领域的空白,在国内外获得巨大经济效益。此后,他又在国内开创了傅立叶干涉调频分光技术的研究。

  70年代初,我国开始了彩色电视的研发工作,母国光出任这项技术天津地区的负责人。在当时学术资源和设备极度匮乏的条件下,他带领科研人员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斗,设计了彩色分光系统、变焦距物镜等,自主研制出彩色显像管涂屏专用光学校正镜,为我国彩色电视技术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1980年,母国光作为访问学者来到美国维恩州州立大学,他和同行们应用白光光学信息处理技术,把褪色胶片的三原色在空间上分离开,用饱和度高的三原色滤色片对分开的三原色信息进行滤波,再现的图像色彩几乎可以乱真。

  诺贝尔奖得主、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看了母国光的实验后赞不绝口:“这是活的物理,真是妙极了!”美国、日本、加拿大等国的著名专家一致赞叹:这是代表着世界顶尖水平的光学实验!

  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,母国光和他的同伴们完成了用黑白胶片做彩色摄影的课题研究,并成功将实验结果应用于实际生活中。这项成果被新华社评为中国十大科技新闻之一,并获国家发明奖。

  半个多世纪以来,母国光先后设计研制了光谱镜、多用光谱仪、水准仪、投影物镜、彩色摄像机焦距镜头及彩色的三色系统等多种光学仪器,为我国光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。他编著的《光学》是我国第一部基础光学教科书,他的译著《光学仪器理论》(部分)、《光学成就》及《光学信息处理》等书,在我国光学界受到了广泛关注和好评。

  建言国家科教发展

  1979年,母国光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交流考察,“当时我惊奇地发现,美国人是把光学作为一门单独的科学来研究的,偏重应用,而我国则模仿苏联把光学放在了物理学院,偏重基础理论研究。”

  1981年归国之后,母国光就跟教育部建议将光学从物理学科中分离出来,作为单独的学科分支培养发展。这一建议受到了教育部的高度重视。1984年,由母国光一手创办的现代光学研究所在南开大学成立,目光瞄准应用领域。多年来,南开大学现代光学研究所已承担973项目5个,培养的年轻人才不计其数,教师队伍的平均年龄仅38岁,形成了一支实力强劲的青年学术梯队。

  1986年,母国光出任南开大学校长。他将目光投向世界,认为“只有接轨国际才有未来”。在他的努力奔走下,南开大学早在80年代便与德国海德堡大学等世界一流名校“联姻”,每年选拔20名南开学子赴德攻读博士学位,由海德堡大学提供全额奖学金。3年后,首批学成归国的“洋博士”们重返母校,很快成为南开师资的新生力量。“令我惊喜的是,原先派去的20人回来时变成了23人 ——那3个是前去陪读的家属,后来也回南开执教了”,母国光回忆起来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  后来,这批有机会最早接触到国际先进科技水平的南开学子,为世界光学研究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2007年当选美国科学界50杰的光学家荣海生,便是当年首批选派出国的20名学生之一,他发明的眼镜波型性差测量,现在被广泛应用于激光校正视力。

  退休之后,母国光仍旧心系国家科技公益事业。2009年11月国家体改委批准在长春建立的中国光学科技馆,便是年逾古稀的母国光同王大珩、丁衡高、周炳昆等院士一起,联名致信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成果。

  高风亮节 风范长存

  连日来,南开大学理科图书馆里庄严肃穆,哀乐低回,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挽幛“沉痛悼念母国光同志”,挽幛下方是母先生的遗像。前来吊唁的师生校友以及校外各界人士络绎不绝,每人手中都有一个小册子,上面有母先生的生平介绍,封面上的母国光目视远方,亲切而平易。

  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位两院院士,90多家机关、高校、研究所、科研机构,各界人士1500多人专程来送他们最尊敬的科学巨匠。

  中国光学学会理事长、清华大学教授周炳坤院士认为,母国光之所以成就卓著,在于他对自己的事业有一种“献身”的精神。“母先生是一个非常让我敬佩的人。他确实是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中国的光学事业。 ”

  从2004年起,淋巴癌折磨了母国光最后的8年,但他从未停止工作,直到今年2月又一次发病入院。从1970年起与母先生共事的方志良教授说,自己最钦佩母先生的敬业精神。他是一个没有假期的人,“谁在他手下工作,太累了”。在最后的日子里,母先生仍旧拼命工作,坐着轮椅出席学术会议,也坐着轮椅到南开光学所上班。

  2010年,已经80高龄的母国光出任南开大学学风建设委员会主任,每半年召开一次会议,审议关于学风建设的重大事项。学校顾及他的高龄,要帮把手,说写完后让他看看签个字就行,但他执意要亲自写审议意见,从不让人代劳。

  “先生不仅在学术上才识过人,思路敏捷,在品德修养上也是高风亮节,世人敬仰。”他的助理赵星说,“他对一些事有着强烈的爱与恨,疾恶如仇,不追风媚俗,具有一身正气。这种高贵的品德和他本人在科学技术上的造诣是那么相得益彰。”

  “近十余年,我有幸受母先生的指导和教诲,得到不少教益,终身难以忘怀。”赵星说,“他坦荡宽广的胸怀,正直刚毅的品德,博大精深的学问,卓越进取的精神,平易近人的作风,关爱青年的情感,以及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,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标杆和旗帜。”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