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析国内智能眼镜发展状况和应用领域

2013-12-12 admin1 1050

  也许将来某一天,你驾车上路不再需要翻烂导航仪,只要轻声说出目的地,一张清晰的导航地图就会“刷”一下呈现在眼前;游览名胜古迹时,还可以“穿越时空”亲身体验这里发生过的前尘往事;即使是在地铁上的局促空间里,也可以像置身影院般看一部震撼视听的好莱坞大片。其实要实现这些并不是天方夜谭,你只是需要一副智能眼镜。

  包括眼镜在内的智能穿戴设备在这个冬天有愈来愈火热之势。近日,素有投资风向标之称的华人首富李嘉诚以1520万美元投资可穿戴设备商Misfit Wearables,成为业界热点。与其说中国庞大的电子消费市场让这些行业开拓者莫名的兴奋,不如说,智能穿戴勾勒出的未来生活图景让我们充满期待。从电脑到手机,再到智能穿戴设备,科技每进一步,与人的融合就更近一步。

  成像效果超越谷歌眼镜

  “我们与谷歌眼镜最大的区别是呈像方式的不同”,蓝斯特科技市场总监冯保龙说:“我们镜片的透光度达到九成左右,基本不会阻挡视线,所以成像就在眼睛的正前方,消费者看出去,视线是最自然的;谷歌镜片的透光度在四五成左右,为了不阻挡视线,成像在眼睛的上方,需要稍稍抬眼来看。”

  另一个则是视域的大小。谷歌眼镜的视域是18度,相当于3 米远看30寸大小的图像。蓝斯特的眼镜视域为23度,相当于同样的距离看48寸大小的图像。在图像视觉稳定性参数上,蓝斯特眼镜的出瞳超过10mm,谷歌目前在5mm左右,也略胜一筹。

  与谷歌出身互联网不同,蓝斯特有着天生的光学基因。“我们是中法合资公司,创始人是法国的光学技术专家,2005年就开始研发智能眼镜,2010年时,‘光学可透视技术’还被美国IEEE协会评为年度全球五大创新奖。”冯保龙说。

  冯保龙坦承,相比谷歌,蓝斯特的优劣势都很明显。“智能眼镜的技术主要是光学,我们虽然在光学技术上有优势,但在品牌影响力上,与谷歌的差距也相当明显。”

  冯保龙特别强调:“我们做的不是普通的电子消费类的智能眼镜,而是增强现实的智能眼镜。所谓增强现实,就是把虚拟的信息叠加到现实的环境里。比如我去见客户,以后就不用再亲自过去,只要戴上眼镜,就会感觉到是和对方在同一个空间里交流,就像真实的面对面坐着一样。这样的技术在《特种部队》《阿凡达》等电影中都已经有体现。今年是增强现实的元年,未来这个产业一定会暴发。”

  已应用于军事、教育、消防等行业

  何时上市售价多少尚是未知数

  纵然智能眼镜的概念目前早已不算新鲜事情,但即便是谷歌眼镜,目前也还处在小范围试用阶段。蓝斯特从行业应用起家,从2010年第一代产品出来开始,在军事、教育、消防等行业都开始有所应用。

  “比如说消防员在冲进火海前,会先通过各种探测仪了解前面的温度、烟度,是否有毒气,有没有障碍物等信息,这时如果要一个个分门别类地查看这些探测仪会非常麻烦,把数据集成通过智能眼镜显示出来,就一目了然。”冯保龙说。

  冯保龙表示,当应用到大众市场时,产品还要做一些改进,比如体积和重量。目前行业用的眼镜看上去像潜水镜,重量达180克,大众市场的产品至少要做到 60克左右,外观上也要变得更小巧,更时尚。记者从图片上看到了已经做出来的测试机,白色的镜架搭载浅绿色的单眼镜片,看上去比较酷,也比较具有时尚感。

  即便技术上已经万事俱备,但冯保龙还是审慎地表示:“(民用市场)最终什么时候上市还要看市场大环境。”而这个市场环境,除了竞争对手谷歌最终推出的眼镜版本、价格和市场动作外,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和应用软件环境。

  “智能眼镜的推出首先是要解决客户价值的问题”,冯保龙说:“打个比方,如果没有微信、微博,玩智能手机的乐趣就少了许多,消费者购买手机的理由也少了许多。智能眼镜的未来跟手机相似,它不是一个单独的硬件产品,而是一个嫁接了丰富应用的生态链。”

  “我们未来都会开放SDK接口,开发者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做应用开发,就像现在的智能手机带动了大量的APP开发者一样。”冯保龙说。这也是谷歌等公司普遍采取的策略,而这个大环境成熟之时,也将是智能眼镜真正爆发之日。

  智能眼镜的流行需要杀手级应用

  “未来的生活方式肯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移动互联网将改变一切,它带来的一个变化就是‘所需即所见,所见即所需。’”冯保龙说:“智能眼镜正是属于移动互联网的产品。未来真正有价值的公司是做大数据服务的,能打通软硬件,并提供生态圈,提供客户价值的公司。”

  而就在去年谷歌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首次发布智能眼镜时,当时就有媒体预言,谷歌智能眼镜的出现,将导致智能手机“退休”:“谷歌眼镜几乎涵盖了所有智能手机的功能,操作简单,还能提供迅速且实时的信息,如果再加上眼球控制或手势识别,使用者就不用中断手边工作去分心操控手机或计算机,相信能成为相当有潜力的下一代计算机型式。”

  目前普遍的分析认为,从电脑、手机,再到智能穿戴,整个趋势是与人的融合越来越好。而智能眼镜相比手机,与人的融合更为直接高效,因此,将来智能眼镜很有可能会是我们离不开的“器官”。

  不过,智能眼镜能与人“亲密”到何种程度,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技术的发展程度。正如前任诺基亚高管、塞班基金会执行董事李·威廉姆斯说:“只有人们愿意为适应某类产品或计算平台做出改变时,它才是真正改变生活方式的技术。智能眼镜拥有这样的潜力,但它要真正融入我们的社会和用户的个人空间还有难度。”

  这个难度,首先是把信息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相整合。“如果只是将信息投射到眼前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与智能手机的功能并无根本上的区别。智能眼镜的真正流行需要一个杀手级的应用。”就在谷歌眼镜发布后,许多分析人士对此作出如上评价。不过,智能眼镜呈现信息与获取信息的全新方式,提示了在智能手机以外,移动计算领域的下一波革新源自何处。

  智能穿戴产品将与人体融合?

  即便目前多数智能穿戴产品还是只闻刮风不见下雨,但伴随着今年年中YSL前CEO保罗·德莱夫加盟苹果并将执掌iwatch市场的消息,各路公司进军这一领域还是呈来势汹汹之势。今年初,小米高调表示要推智能鞋,前不久,360发布了儿童安全手环,智能穿戴显然已成为群雄逐鹿的下一个目标。

  “目前国内做智能穿戴的主要是三类公司。一类是创新科技的公司,他们也许人数不多,但往往有自己的专利技术,比如像我们,果壳电子等;第二类是互联网公司,以小米和360为代表;还有就是手机厂商,尤其是智能手表因为和手机技术接近,是许多手机厂商争相进入的领地,像酷派、中兴等都已开始涉足。”冯保龙说。“按产品来分,智能眼镜因为光学上的技术要求,目前真正能做的厂家非常少;智能手表目前国内的生产商估计已经达到三位数。”

  虽然从智能穿戴的整个进程来看,目前其实还处在早期的阶段,但冯保龙说:“这个方向肯定是对的,智能设备的发展趋势是与人的融合越来越好,电脑手机都还只是外设,穿戴式设备才可能成为人的一部分,对未来会产生很大的影响,虽然不是立即发生在今天或明天。”

  “也许在将来,人就是一个账号再加一个智能芯片,所有的信息都会储存在云端。目前的许多公司都要变成大数据公司,他们主要集中了三大类信息,一是环境数据,比如谷歌地图,把全世界都放到了网上去;一种是物的信息,现在就在大力发展物联网;一种是人的信息,这其中包括了人的自然属性,比如心跳、血压等信息,也包括人的社会属性,比如生活、商务等信息。”冯保龙说。

  虽然这段话描述的并不是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,但是,当还有人惊世骇俗地提出了未来要将智能芯片植入人体的时候,那么,我们可以相信,将来把整个互联网都穿到身上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,你需要的只是想象力。

 

 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