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相机巨头之战

2013-11-27 admin1 194

  2012年8月5日,四年一度的奥运会,伦敦奥运百公尺决赛场上。全球的焦点集中在谁会是地球上跑得最快的飞人。牙买加的选手波特(Usain Bolt)一马当先,以9.63秒的速度冲抵终点,八万名的观众看到他招牌的拉弓姿势,全场沸腾起来。

  会场的另一角,则是另一场激烈的竞争。来自世界各国的摄影记者一字排开,就是为了抓取波特冲到终线的那一刹那。

  日本的两大相机厂尼康(Nikon)与佳能 (Canon),就在终点线前碰撞出了另一场火花。

  活跃在第一线的摄影记者们,在奥运会现场使用的相机,比任何广告都更具有说服力。日本这两家相机大厂,很早就瞄准奥运会这场全球性的盛典,推陈出新进行激烈的竞争。

  四年一度的运动大会,两家公司都投入了最新锐的相机,尼康主打号称是“普罗中的普罗”D4,佳能则以EOS-1D X应战。双方打得不可开交,谁胜谁负就看世界的摄影记者所作的选择。

  黑白大战

  奥运会期间,两家大厂的负责人员就穿梭于奥运会各竞技场地,暗地里统计两家相机厂被使用的比例。尼康的统计说:“许多会场上,尼康对佳能的比例是七比三,或者是六比四”,所以尼康获胜;不过佳能也甘不示弱,称“佳能以六比四赢得胜利”。

  尼康与佳能被称为“黑白大战”。因为尼康的镜头都是黑色,佳能则采用白色设计,所以在竞技场上看到的摄影镜头,出现了黑与白的两大集团。五年前,尼康为了抢占运动报导摄影的版图,成立了一个“PIB”计划,那是取自知名的英国摇滚乐团滚石合唱团的歌曲“ Paint It Black(漆黑)”,就是对佳能的白色镜头进行进攻。

  究竟谁胜谁负,因为没有机构进行调查,很难判断。不过如果说两家日本大厂都是赢家,其实也不为过。因为在这样分秒必争的竞技场上,除了尼康与佳能之外,其他的外国相机厂几乎没有踏入的余地。原因在于,这两家日本相机厂的光学系统、镜头的精密技术,已经领先全世界,其他的外国企业只能望其项背。

  尼康与佳能联袂称霸世界相机市场,主要是在镜片的研磨加工技术上。两家公司的技术已经发展成“职人艺”(只有职人才有的高度技术)。两家公司的主管都挺着胸膛称:“包括韩国、中国的海外厂商,想要进入这个领域与日本竞争,现在门槛还相当高,短期内相当不容易。”

  世界相机事业的成长,几乎与尼康及佳能这两家公司的成长紧密相连。2011年度,尼康的相机事业营业额占集团全体的六成,约5871亿日圆,营业利益率为9.2%;反观佳能,光是相机部门就已经超越了尼康营业额,高达9830亿日圆,营业利益率超过10%,是佳能集团成长最大的牵引力。

  来自全球的竞争

 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全世界的数码相机市场也并不完全就是尼康与佳能的天下。在奥运会场上,尼康与佳能激烈交锋的舞台之外,还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一面。选手波特百公尺竞技的一周前,奥运官方网站上,南韩三星就以智能型手机播出奥运开幕式的舞蹈节目。

  现在的智慧型手机逐渐侵入数码相机领域,其中以三星的占有率高达世界第一。三星因为是伦敦奥运的官方赞助,因此得以利用这些资源为自己宣传。

  液晶、半导体、智慧型手机等,三星在各个领域已经超越了日本,现在正准备抢占已经拿下全球10%占有率的数码相机市场。在这个领域,因为台湾OEM厂商的崛起,以及苹果公司等企业利用其品牌的知名度,都很容易加入市场。尼康与佳能这两家大厂,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这些后起之秀,也有着不同的因应措施。

  尼康对比较中阶以下的数码相机,都采委外生产,佳能则坚持自家生产。目前的简易型数码相机(含非镜反射型单眼),因为多采委外生产,因此各厂商所生产的相机都大同小异,结果造成了雷同相机增加,但市场规模反而缩小。

  内制,还是委外?

  在这样严峻的竞争环境下,尼康的相机虽然也是大半采委外生产,但是生产的相机数却持续增加,成了相机业界罕见的成功例子。尼康社长木村真琴说,“这是因为尼康都秉持自己设计产品的理念,花费心力维持品质的基准”,所以尽管是委托他人生产,还是有尼康品牌的影子。

  尼康在中级以上的数码相机,才是自家生产。不过尼康与佳能最大不同处,就是在海外生产的比例,远比佳能还要高。尼康单眼相机的九成,来自设置于泰国的自家工厂生产,在削减成本与回避汇率变动上,产生相当的效果。

  反观佳能则是彻底的内制化。例如尼康的影像处理晶片,都购自SONY等其他厂商,但是佳能则坚持一定要自己公司制造。尼康一贯采“海外志向型”生产;佳能则增设日本国内工厂,是“回归国内型”。佳能还采用细胞生产方式(cell),以非生产线,而是小集团人数为单位的生产体制,降低成本。

  佳能会长兼社长御手洗富士夫对佳能坚持的“国产”体制,表现相当的自信。他说:“日本国内人事费用较高,但还不会是致命伤,现在于日本国内的生产还足以应付。”

  御手洗富士夫的自信,来自机器人的普及。举例来说,佳能另一个热门商品印表机,其碳粉匣已经实现了自动化生产。御手洗富士夫的梦想是,有一天要把机器人用于一部分的镜头,以及相机本体的部分工程上。佳能目前已经开始进行部分的试作,他认为 :“未来五到十年的自动化,应该不会太远。”

  佳能:国际化、多角化

  虽然佳能有许多办公室设备的产品线,也为公司撑起半边天,不过照相机还是佳能的基础。御手洗富士夫说:“佳能的经营战略只有两个,一是国际化,另一是多角化。”以前的佳能只有光学技术,所以走相机路线,现在因为有新技术加入,发展出许多新的产业。

  不过他也观察到,因为交通、通信等基础设施的发达,让世界成为一个大市场,竞争也就更加激烈。他指出,日本所创造出的新价值,现在不一定可以在世界生存,所以佳能在美国也发展医疗、在欧洲发展高速印刷,这些都是在日本没有发展的领域。

  佳能中期经营计划是2015年底的营业额要从现在的3.5兆提高到5兆日圆。要达成此一目标,只有照相机部门的成长显然有所困难。御手洗富士夫指出,在医疗与商用印刷等有将来性的部门,将会以购并方式陆续扩大。这不仅是为了营业额与利润,也是为了追求新的技术。最佳的例子就是它以 980亿日圆,收购荷兰Ose公司所拥有的高速印刷事业,让佳能如虎添翼。

  汇率问题也考验佳能的经营。原本在世界市场,若以当地币值计算,佳能的成长率大约是7%,但换算成日圆以后,由于日圆升值,几乎就没有成长。所以要达成五兆日圆的营业目标,就必须提高各地的成长率至8%。

  御手洗富士夫对日本政府无法对应日圆升值问题,觉得相当苦恼;公司法人税过高,也造成日本企业经营的困难。他说,日本的液晶产业现在趋于劣势,主要是因为投资力不足。决定投资力的关键,要看企业有无雄厚的剩余资金。日本法人税过高,公司能够周转的资金就很少,像液晶这种设备投资型的产业,日本企业因此无法与投资力强的国家与企业竞争。

  尼康:对外沟通,控制成本

  另一家尼康又如何经营?虽然居世界的龙头,尼康也还是有很大的危机感。尼康社长木村真琴说,尼康为保有品牌的价值,经常保持着“商品、员工与对外沟通”这三个秘诀。

  特别是,尼康每三年就要进行一次世界的品牌调查,针对尼康如何受到消费者评价,以及消费者对尼康的期待等,进行深入的了解。一旦发现尼康的形象背离消费者,公司就会思考如何改变自我,以符合顾客的要求。

  削减生产成本以保持竞争力,则是尼康一贯追求的课题。木村真琴说,究竟哪种产品要公司内制,哪种产品要委外制造,完全是以产品的性格来作决定。当市场规模壮大了,就将接近泛用品的产品委外生产,但产品的设计理念还是属于尼康。

  木村真琴也指出,一部分的傻瓜数码相机还是在尼康公司自己制造。因为只有自己拥有低成本、坚实的技术生产线,才有可能与委托生产的公司进行严格的谈判。此外,单眼与交换镜头一定都是内制,高端的技术绝不容许技术外流。

  这两家日本相机大厂的经营战略,虽然有些差异,不过独占世界的技术与生产力依旧顶尖。看奥运会场上的竞技,也许你的眼光会被明星给吸引。转变一下角度看看相机世界,你也会有另一番发现。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